網約車新“戰國”:玩家持續涌入搶食萬億市場 滴滴“霸主”地位不保?

2019-10-20 17:10:54
[摘要] 李剛是一名網約車司機,以前跑快車,后來想多賺點錢,從浙江嘉興跑來杭州,成為了一名滴滴專車司機,“從注冊滴滴開始到現在,已經1000多天了?!彼f。
李剛是一名網約車司機,以前跑快車,后來想多賺點錢,從浙江嘉興跑來杭州,成為了一名滴滴專車司機,“從注冊滴滴開始到現在,已經1000多天了。”他說。
最近一個變化是,不少人從上海及浙江周邊跑來杭州做起了網約車司機,李剛接的單子“變得少了太多”?;厥淄?,“從早上8: 00到晚上10: 00,你一天可以賺500多元,一個月可以賺20,000元。“這讓今天的李剛不高興。
平日里,除了接單拉活,李剛還隨時關注著網約車市場的變化。他發現許多人開始用高德地圖來稱呼汽車。“它有一個導航軟件,許多出租車服務平臺協同工作。從加入在線汽車服務的司機結束后,李剛就一直跟著滴滴干,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其他平臺,“我不知道其他平臺怎么樣?”他試探性地問《經濟觀察報》的記者。
曾經因滴滴、快的、優步中國的市場爭奪,網約車市場輪番掀起燒錢大戰,后滴滴將后兩者收入囊中,暫時結束了多家混戰的局面。中國交通運輸協會聯合旅行分會的王支持民副秘書長對記者說,之后僅DDT一家就占了網絡預約市場的大部分份額,“把其他各戶的單價加起來也不如DDT一家”。變化總是不經意間發生的。近年來,除了滴滴和滴滴、意迪等原有的小型網絡汽車預訂平臺外。、傳統汽車公司吉利、SAIC、首汽、一汽、東風、長安等。都進入了這個領域。巧合的是,高德地圖早在2017年7月就推出了一個簡單的平臺。
后來不斷接入出行服務商,這意味著,“一鍵呼叫多家網約車”的聚合模式進入網約車市場,帶動著百度、美團、攜程及哈啰出行相繼推出了“聚合平臺”。
從單一到聚合,滴滴也在做這件事。記者了解到,9月18日,滴滴宣布接通“東風旅游”,并落戶武漢。換句話說,未來用戶只需點擊一下,就可以打開滴滴,呼叫滴滴平臺和東風楚星等車輛。
在共享出行分會成立的兩年時間里,王擁民發現,在網約車行業邁步合規化的過程中,盡管滴滴占絕大市場話語權,但市場的發展理性化了很多,“新玩家增多,以及新玩法帶來的市場分流,讓本就沒有找到固定模式的網約車市場,又起了新變化。”
告別瘋狂撒錢的補貼圍戰,中國的網約車市場格局既已成型,但對業態發展,城市智行信息技術研究院院長沈立軍充滿期待,他甚至將未來的十年稱之為“黃金十年”,認為“群雄逐鹿”下的市場,在合規化大方向下,經由多平臺及服務方的加入,會向“寡頭壟斷”階段發展。
大平臺介入
前些天出差到成都,王擁民走出高鐵站后,就會打開高德地圖,直接在上邊呼叫成都當地的出租車,“一鍵呼出,還能有多種供給選擇方案。“據報道,包括網絡汽車公司、汽車制造商、運輸公司和出租車公司在內的近40家旅游企業已經與高德數字升級計劃(Gaud Digital Upgrade Plan)建立了聯系。
上述方案不僅得到阿里巴巴合伙人、高德集團董事長俞永福親自站臺,高德還表示,面對出行企業的諸如用戶觸達難、技術復雜度高、線上運營弱和品牌認知度低等問題,擁有4億月活用戶的它,都可以“協同賦能”幫忙解決。
“當時我們沒有任何規劃,只是簡單地接入,沒想到后來開創了網約車行業的聚合模式。”高德地圖副總裁王桂馨如是回憶到。
實際上,自高德地圖在2017年7月推出易行平臺后,先后接入了滴滴出行、神州專車、首汽約車、曹操專車等出行服務商,發展到去年時,又接入了易到、攜程專車、嘀嗒出行等網約車及出租車出行平臺。
自此,“一鍵呼叫多家網約車”的聚合模式進入網約車市場,后來,百度、美團、攜程及哈啰出行相繼推出了“聚合平臺”。
“出行行業存在一個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如何解決需求時間段的供給失衡。Tik Ta Travel的創始人宋忠杰表示,高峰時段缺少汽車是整個旅游業長期受到批評的因素之一。
“隨著網約車平臺的逐漸增多,運力資源緊缺是當前網約車業務不可規避的難題。“在王永民看來,單個移動旅游應用很難提供全面覆蓋,這導致許多互聯網巨頭領先并成為聚合平臺。
“與出行相關的巨頭不斷涌入出行領域,這也說明大家非??春?a href="http://www.stonecateringequipment.com" target="_blank" class="autolink">網約車這個行業的發展前景。“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第一汽車CEO魏東表示,聚合平臺的本質是讓消費者更容易打車。談到首個汽車合同與多個聚合平臺之間的合作,魏東表示,這將使雙方共同開發優勢資源,構建產業生態,滿足用戶多樣化的出行需求。
王擁民則表示,在滴滴基本壟斷了中國網約車市場后,從業態發展來看,高德這樣的聚合平臺出現,將會在市場上引起一波流量戰,“那些被滴滴遠遠甩在身后的中小型平臺,一定程度上會獲得一些流量,多了一些市場生存的可能”。
自打高德闖入網約車市場,高德集團總裁劉振飛總被追問“是否會與滴滴搶食市場?”
面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在內的媒體,劉振飛雙手一擺,“阿里和高德不會自己做網約車運力,只會做平臺。”然后笑著說,“我們是空軍,沒有能力或興趣在地面上參與。”
劉振飛直言,高德不會親自下場做運力和線下運營,他十分清楚高德的長項是互聯網服務,因此切入到傳統的城市交通行業、汽車廠商包括巡游出租車的專業場景領域中,任務便是輸出數據服務能力,間接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打車出行服務。
回憶起高德聚合模式形成的初衷,王桂馨說到,“當時對于產品經理來講,是一個基于用戶需求的產品功能,沒有想到后面的聚合。”
在她看來,最早滴滴、快的、神州專車、曹操專車等,定位和導航所用的解決方案都是高德提供的,“我們很樸素地找合作伙伴把服務放在高德上,這是業務出現的原點。”她強調,聚合平臺同樣是基于用戶的需求,在產品功能中去實現的。
值得關注的是,滴滴也將變身為聚合網約車平臺。9月11日,一個名為“奇妙旅游”的智能旅游平臺悄然啟動。一汽集團,它背后的領導集團,引起了關注。這個平臺正是一汽紅旗進軍網絡汽車市場的雄心所在。
而據經濟觀察報記者從業內權威人士處獨家獲悉,旗妙出行這一平臺項目的獨家合作方竟是目前網約車市場的“霸主”滴滴出行。
此前滴滴方面曾公開表示,旗下推出的網約車開放平臺與一汽達成協議,將后者運營的網約車服務接入開放平臺。上述消息來源進一步表明,滴滴依靠自己的數據技術和行業相關能力,幫助傳統汽車公司轉型為在線汽車市場。
不單單提供網約車服務,滴滴正在轉型成為一個出行市場“大平臺”。
市場瓜分者
網約車領域的新嘗試不斷推出。9月16日,世界智能網聯汽車大會上,上海市政府首次給了上汽、寶馬、滴滴三家公司頒發載人測試牌照,獲得示范應用牌照的企業可先行在城市道路中開展示范應用,探索智能網聯汽車的商業化運營。
除了互聯網巨頭們介入,更早一點,傳統車企憑借自身的汽車生產商基因,也紛紛切入相關聯的網約車領域。
當滴滴還在鏖戰瘋狂補貼時,2015年,從地處杭州的吉利集團總部內跑出了一個杭州人都叫得上名字的“曹操專車”,它以吉利旗下的純電動驅動轎車帝豪EV為服務車型,主打低碳環保式的專車模式。
發展至今,已經更名為“曹操出行”的這家公司,其業務更是從專車延伸至出租車、順風車以及公務出行等。
蛋糕就擺在那里,吉利的先行試水,這讓很多汽車廠商動起了心思。
記者從公開資料獲悉,2018年5月,上汽集團開始組建網約車團隊,并與當年12月推出網約車平臺“享道出行”;僅去年一年里,一汽、東風、長安這三家央企也合資組建了T3出行服務公司,自此,網約車“國家隊”產生;此外,像長城也推出了“歐拉出行”,眾泰與福特更是成立了移動出行合資公司,就連寶馬也在成都拿下了網約車牌照,選擇跑進市場分一杯羹。


相關推薦:
 
網約車考試試題
 網約車注冊  網約車有哪幾家 
網約車平臺  網約車哪些平臺好  網約車有那些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