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時代,網約車市場如何尋找“新增量”?

2020-08-09 16:59:03
[摘要] 沉寂良久的網約車市場很久沒有新戰事了。前不久,滴滴推出全新網約車產品“花小豬”主打下沉市場,美團打車則推出高達30%優惠的“補貼大戰”,在這個看似平靜的湖面上投下一塊巨石。

沉寂良久的網約車市場很久沒有新戰事了。前不久,滴滴推出全新網約車產品“花小豬”主打下沉市場,美團打車則推出高達30%優惠的“補貼大戰”,在這個看似平靜的湖面上投下一塊巨石。

滴滴和美團打車或許都看到了正在回暖的市場需求。

根據咨詢機構威爾森發布的《2020上半年新出行網約車市場盤點》報告,受疫情沖擊,今年2月、3月網約車月活下降幅度較大,但這一頹勢從4月開始明顯恢復,威爾森判斷,6月起網約車市場將逐漸恢復到去年同期水平。

受益于市場整體回暖,網約車或將迎來新的活躍期。不過,接下來的競爭可能也更加慘烈。2019年受到宏觀環境影響,進入合規調整期的網約車行業市場規模3044.1億元,同比僅增長3.42%。而今年,威爾森預測網約車市場交易額將下降10%左右。

市場萎縮了,但玩家更多了。目前,除了滴滴出行、首汽約車等老牌網約車巨頭,美團打車、高德打車等新秀,曹操出行、如祺出行等汽車主機廠出行公司也已經初具規模,從實力上來說,除了滴滴出行憑借9252.9萬用戶規模仍處于絕對領先地位,首汽約車在獨立專車App中以411.5萬用戶規模占據首位之外,其他各家表現各有千秋,要保持絕對優勢并非易事。

好消息是,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2019年我國網約車用戶規模達4億人次,使用率為47.3%——這意味著,網約車市場整體上升空間還很大。多家研判機構也認為,從中長期來看,網約車用戶規模將會恢復性增長。

與此同時,網約車用戶的關注點也從價格轉向平臺的服務和品質上。由此,在經歷了一整年的合規調整以及上半年的疫情考驗后,網約車市場眾多玩家如何尋找“新抓手”“新增量”,將是今年下半年的新看點。

借力新能源或加速回暖

從宏觀政策上來看,網約車有望搭上新能源政策的東風加速實現回暖。

2019年中國燃油車市場和新能源汽車市場遭遇雙雙下跌,尤以新能源汽車為甚。自2019年下半年補貼大幅退坡后,新能源汽車市場就開始遭遇連跌,加之疫情沖擊,至今年6月新能源車市場仍保持了兩位數的同比跌幅。

為促進汽車消費,國家相關部門自今年3月至6月相繼推出數個優惠政策推動新能源汽車發展,尤其在今年4月推出的新能源補貼政策中規定,在出租車網約車等公共交通領域,2020年財政補貼標準不退坡,2021-2022年補貼標準分別在上一年基礎上退坡10%、20%。

在中央政府的政策推動下,地方政府也宣布在運營領域繼續推廣新能源汽車。其中,深圳、山西等地規定2020年底網約車全部更換為新能源車;廣州、海南等多城市規定新增網約車必須為新能源車,廣州的目標是2020年底全面實現出租車純電動化,佛山則從2019年11月1日起,就要求在佛山新申請的網約車應為純電動汽車或燃料電池汽車等新能源車輛。今年7月,東莞也加入此列。另外,??谛纪V菇o燃油車辦理網約車運輸證,規定新增或更換的網約車將100%使用清潔能源。

盡管是搭了新能源市場的便車,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雙重賦能,對于網約車市場整體恢復士氣至關重要。

實際上,網約車市場去年即有電動化趨勢。根據交強險數據,2019年純電乘用車中營運性質車輛占比達35%,較2018年提升了近20%。同時,網約車也是國內眾多車企電動車的一大輸出市場。

以北汽新能源為例,其2019年超過15萬輛的新車銷量中,70%用于網約車、出租車以及政府用車。其他如上汽、吉利汽車等汽車主機廠生產的電動車也多供應于自身旗下出行公司。

咨詢公司易觀分析認為,網約車行業加速電動化進程,有助于提升網約車平臺盈利能力。據其測算,在純電動車全生命周期,相較于同等燃油車車型,純電動車日常營運成本(包括能耗成本與維修保養成本)可降低22%,并且完全抵消純電動網約車15%的租賃費用上漲。由此,通過布局純電網約車,網約車公司可以在不影響司機收入的前提下,有效提升自身盈利能力。

這一市場頗具規模潛力。僅深圳一城,截至2020年底就有近2萬輛燃油和混合動力的網約車有效期滿,需要更換為純電動車。根據2020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原則上每年補貼規模上限約200萬輛。這意味著,依法合規后的網約車市場也間接得到了政府補貼的扶持,有望結束多年虧損的局面。

與此同時,提前布局電動車領域的出行公司或將再次領跑同行。此前,滴滴出行曾宣布計劃至2020年,平臺將投放超過100萬輛電動汽車。若上述規模得以實現,則滴滴在電動化網約車市場的地位仍不可撼動。以目前規模而論,主打新能源出行的曹操出行車輛規模也才約5萬輛。

經營多元化能否跑通出行生態?

如果說宏觀政策是普惠政策,那么當下網約車市場的各大玩家要勝出,則仍需要八仙過海各顯其能。

從目前來看,網約車頭部陣營都在嘗試多元化尋求“新增量”。在運營模式上,以C2C模式為主的滴滴出行,開始轉向B2C模式方向,并與北汽、比亞迪等主機廠建立合資公司,同時對公開放加盟形式補充運力。首汽約車、曹操出行則從B2C的自營資產模式轉向對公加盟的輕資產模式。

與此同時,網約車頭部企業也在進一步打造“聚合平臺”。這個概念由高德于2017年推出,即在同一個出行平臺接入不同的第三方網約車公司,通過這種聚合方式,乘客不僅可以選擇多種車型,也可以直接比較多家平臺的價格,并從多樣化的品質服務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服務。

聚合平臺的優勢在于,運營模式更輕,同時能帶來大量的司機運力。這一模式受到美團、哈啰等公司的認同并相繼跟進,此后滴滴也接入了第三方出行服務商“秒走打車”的經濟型車輛,提供相關出行服務。同時,滴滴出行對這一模式進行了改良,在其最新推出的6.0版本中,滴滴出行將各種車型都收納進“打車”一欄里,更加便于用戶操作。

除了以聚合模式打通運力問題,開拓邊界也是一大戰略。

以滴滴出行為例,圍繞出行業務,滴滴在7月一個月時間里,先后升級了拼車業務——將“滴滴拼車”升級為“青菜拼車”,接著推出定位年輕用戶市場的新業務“花小豬”。同時,滴滴貨運在杭州、成都兩城啟動了貨運試點——按照計劃,滴滴貨運原本覆蓋范圍將涵蓋北京等30城。此外,AI財經社了解到,滴滴也推出了本地生活服務,包括跑腿業務、旅行社以及橙心優選業務等。

首汽約車打的是“會員牌”。8月6日,首汽約車宣布推出“場景會員”體系——首約PLUS會員,以餐飲、購物、教育、酒店、個人護理等全面的場景連接用戶需求,官方表示希望以此為用戶提供“更為精準的分層服務”。

與此同時,首汽約車還與差旅及費用管理供應商SAP Concur就企業級業務達成了戰略合作,嘗試為企業用戶打造端到端的員工出行體驗及費用管理方案,提高員工報銷效率及企業費用管理水平。據了解,二者合作的用車場景包含即時用車、接送機、包日出行以及城際出行等方面,包括在粵、港、澳等城市的員工也能實現Concur系統和首汽約車應用程序的數據互通。

曹操出行打的還是“出行牌”,但是涉及面極廣。具體來看,今年曹操出行相繼上線了代駕業務、金融服務,并與小靈狗出行達成戰略合作,為用戶提供租車服務。同時,曹操出行在全國23城上線“優選”服務,并將此前“優選EV”服務更名為“快選”服務,對現有網約車市場進行階梯式細分,從價格體系與服務體系上進行立體化分解,以精準滿足用戶在車型、服務、價格等方面的差異化需求。此外,曹操出行也進入了貨運業、旅游業,還宣布與新藍房產達成了合作。

目前來看,聚合平臺加上各種邊界拓展,網約車頭部公司都在試圖打通整個出行生態。威爾森報告指出,出行平臺圍繞購車、租車、專車/網約車、二手車構建完整的產業鏈閉環生態,將車輛成本降到最低,并提高車輛的使用率,從而創造出最大收益。同時,各出行平臺可在與出行相關的生態圈中積極拓展,豐富用戶的出行場景,提升出行體驗。

不過上述可能還是較為樂觀的判斷。事實上,過去數年里包括互聯網造車公司、傳統汽車主機廠都在試圖打通一個完整的出行生態,但截至目前,無論是中國汽車生態鼻祖樂視汽車的模式,還是神州優車拿下寶沃汽車后推出的汽車新零售模式,尚無成功案例。由此而言,網約車玩家們的下半場成敗仍待時間驗證。


相關推薦:
網約車  網約車考試報名  網約車司機招聘  網約車新政要求
網約車租賃  滴滴網約車租賃公司 網約車考試試題 網約車注冊